现在位置: 消防史话
  

纪晓岚笔下的火灾

王铭珍/

 

 

纪昀(1724-1805),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河北省献县人。官至礼部尚书、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太子太保。被誉为一代文宗,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对于保存和整理中国古代文献做出了重要贡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四库全书简明目录》皆出其手。

《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所著的随笔体著作,文中写了1000多个有趣的故事,有一些是假借狐怪之事来劝诫人们行善积德的,还有一些是考据,其中还记录了很多火灾。本文择录数则火灾故事,供诸君品味。

 

纪晓岚夜宿什刹海

 

嘉庆元年(1796)冬,担任兵部尚书的纪晓岚去德胜门外阅兵,夜宿什刹海古寺。相传这座古刹经常闹鬼。《阅微草堂笔记》记载:“嘉庆丙辰冬,余以兵部尚书出德胜门监射,营官以什刹海为馆舍。前明古寺也。……寺僧居寺门小屋,余所居则在寺之后殿,室亦精洁,而封闭者多。验之有乾隆三十一年封者,知旷废已久,余住东廊室内,气冷如冰,数炉不热。数灯皆黯黯作绿色。知非佳处,然业已入居,姑宿夕,竟安然无恙。奴辈住西廊,皆不敢睡,列炬彻夜坐廊下,亦幸无恙。惟闻封闭室中,喁喁有人语,听之不甚了了耳。轿夫九人,入室酣眠。天晓,已死其一矣。”

嘉庆丙辰即嘉庆元年(1796),纪晓岚被派去北苑检阅八旗兵操演。纪在头一天下午从兵部起程,傍晚赶到了德胜门,找个地方歇脚儿,于是就在什刹海古寺安营扎寨。为了取暖,他点燃了多个火炉。古刹是砖木结构的,防火条件不佳,纪最担心的就是着火。经过一番检点之后,纪的手下列彻夜静坐,忽听隔壁房间有鬼喁喁。不料,天明时分,酣睡中的一位轿夫无缘无故地死了。那时,尚无一氧化碳中毒之说。实际上,这位轿夫就是在酣睡中因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的。

 

正阳门外庚子火灾

 

纪晓岚笔下的故事,多崇尚报应,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阅微草堂笔记》中有许多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故事。京城正阳门外发生火灾的轶事,读来令人感慨万千。

乾隆庚子,杨梅竹斜街火,所毁,有破屋巍然独存。四面颓垣,齐如界画,乃寡妇守病姑不去也。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杨梅竹斜街着火,烧毁一百多间房屋,唯有一家火至而未被殃及,为什么?因为这是慈善之家,一名寡妇看护着她久病在床的姑婆,火神念其可怜、孤苦而孝顺、善良,不想伤害她们。于是,火焰到此为止。

当然,从消防科学的角度而言,大火烧至寡妇门前,居然停止燃烧,这可能同其宅院的建筑结构防火性能良好有关。此街全长500米,两旁多为民居宅院,也有青楼勾栏。那时,北京人建房讲究青砖灰瓦封火檐。纪晓岚笔下的一句话写得真妙:破屋巍然独存,四面颓垣,齐如界画。这表明此处民宅,并非草屋木舍,而是同其他着火的房屋有一定距离的,是四面皆有墙壁的独院,其防火规划、防火性能皆很完善

这次火灾,其他文献也有记载。《啸亭杂录》卷十:“乾隆庚子,城南火灾,焚毁数千家,延及城楼雉,经月乃已。”魏祝亭《天涯闻见录》:“乾隆四十五年五月十一日(1780613日),正阳门外火,计官民房四千一百有七,并延毁牌坊城楼。”吴长元《宸垣识略》:“查楼,在肉市,明巨室查氏所建戏楼。本朝为广和戏园,街口有小木坊,旧书‘查楼’二字。乾隆庚子,毁于火。”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所记杨梅竹斜街火灾,补充了正史之空白,唤起居京人士起居慎火,其寓意深矣。

 

藏书之家不慎失火

 

众所周知,藏书之家是最怕失火的。纪晓岚也深知这个道理。《阅微草堂笔记》记载有一个藏书之家不慎失火的轶事,书画多被焚毁,幸善本《兰亭》无损。

程也园舍人,居曹竹虚旧宅中。夕,戒于火,书画古器,多遭焚毁。中褚河南临《兰亭》一卷,乃五百金所质,方虑来赎轇轕,忽于灰烬中拣得,匣及,而书卷无一字之损。表弟张桂岩馆也园家,亲见之。白香山所谓“在在处处有神物护持”者耶?抑成毁各有定数,此卷不在此火劫中耶?然事则奇矣,亦将来赏鉴家佳话也。

引文中的程也园即程振甲。曹竹虚即曹文,清朝大臣、《四库全书》编校官之一,官至户部尚书,兼顺天府尹,宅邸在宣武门外大街。《兰亭》即《兰亭集序》。

程也园居住在曹竹虚的旧宅中。一天夜晚,由于失火,宅中名贵书画和古器物大都遭到焚毁,其中有褚遂良临摹的一卷《兰亭集序》是别人借去五百两银子用作抵押的,程也园正担心物主来赎时不好交待,忽然又在灰烬中拣得,匣子和包皮都被烧毁,可书卷却没损一字。当时表弟张桂岩也住在程也园家中,亲眼看见了这件奇事。难道这就是白居易所说的到处都有神明保护吗?或者还是因为成和毁各有定数,这个书卷就不该毁在这场火的浩劫之中呢?

按照纪晓岚的说法,此乃神物护持此卷不在火劫中耶。实际上,此卷贮于书匣之中,且有书套保护,火焰的高温是受氧的多少影响的。成套码起装在书匣书套中的书,因为书的边缘部分与氧的接触面最大,故最先燃烧。扑救及时书的内文书页不被烧毁是完全可能的。

 

乡间失火神报警

 

在纪晓岚的笔下,义犬和耕牛是富有灵性的,在遇到火警的情况下,它们可能早于熟睡中的人群发现,并向人群报警,这是一种灵敏的感知功能,是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每当人们经过一天劳累之后,半夜三更酣睡之时,忽听牛犬狂叫,当起而视之,以防灾异矣。

田香谷言:景河镇西南有小村,居民三四十家。有邹某者,夜半闻犬声,披衣出视。微月之下,见屋上有一巨人坐。骇极惊呼,邻里并出。稍稍审乃所畜牛昂首而蹲,不知其何以上也。顷刻传,男妇皆来看异事。忽一家火发,焰猛风狂,合村几尽为焦土。乃知此为牛祸,兆回禄也。姚安公曰:“时方纳,豆秸谷草,堆篱茅屋间,延相接。农家作苦,家家夜半皆酣眠。突尔遭焚,则此村无噍类矣。天心仁爱,以此牛惊使梦醒也。何反以为妖哉!”

引文中的火灾,发生在乾隆年间,火场在河间府景河镇,一天半夜,一位姓郑的村民忽听牛犬惊鸣狂叫,他立刻起身披衣观察并唤起左邻右舍。此时忽然发现一户人家发生火灾,燃烧猛烈,所幸村民合力扑救,未发生伤亡。引文中的姚安公是纪晓岚的长辈。他说的秋后时节,豆秸谷草,堆篱茅屋间,延相接,是最容易失火的时候,应当格外慎火,至今亦然。

 

正阳门外火灾中奇现少年焦尸与狐尸

 

北京正阳门外,在明清历史上曾是火灾频发的地带,大多是由于不慎引起的,也有神奇怪异的火灾。

 

相传康熙中,瓜子店火(在正阳门之南而偏东)有少年病不能出,并屋焉。火熄,掘之,尸已焦,而有一狐与俱死,知其病为狐媚也。然不知何以亦死。或曰:“狐情重,救之不出,守之不去也。”或曰:“狐媚人至死,神所也。”是皆不然。狐鬼皆能变幻,而鬼能穿屋透壁出(罗两峰云尔)。鬼有形无质,纯乎气也;气无所不达,故莫能碍。狐能大能小与龙等,然有形有质,质能缩而小,不能化而无。故有隙即遁,而无隙则碍不能出。虽至灵之狐,往来亦必由户。此少年未死间,狐尚来媚,遇火发,户牖俱焰,故并为焉耳。

这是一个传说狐仙致火的故事,发生在康熙年间,火场地点在鲜鱼口查楼附近的瓜子店。当时,纪晓岚尚未出生,多半是纪年轻时听其父辈讲的。康熙中叶,正阳门外鲜鱼口一带,经营水禽产品和干鲜果品者较多,且多为前店后厂,兼住宅。狐在民间属于受保护动物,它通常生活在老屋的吊顶内,靠食用禽类食物而生存。房屋失火后,烟雾会很快上升到吊顶部分,使狐与人先后被烧死。人们灭火之后,发现被火烧焦的人尸和狐尸并不奇怪。而且在建筑火灾中,狐被烧死也不是孤例。最充分的证据是同治、光绪的帝师翁同龢于光绪十一年乙酉(1885年)六月初五(716日)的日记记载:前日夜半疾雷,恭正屋(俗呼银銮殿)。震狐,匾额、天花板皆坠。引文中的恭邸正屋,即清恭亲王府银殿。这天夜间,雷击失火,天花板被烧毁,隐居在吊顶内的狐狸被烧死。

 

宫火发七婿丧生

 

清朝人对治理丧事比较重视。家里的长辈死了,院子里往往要用杉篙苇席支搭席棚,棚下停置灵柩,燃灯、焚香、摆贡、吊孝,侧室要有宾客留居,数日之后,才起灵发送坟墓埋葬。北京、河北、山东,都有这样的习俗,此乃陋俗,不宜提倡。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讲了三个办丧事时失火的故事。

从孙树宝,盐山刘氏也。言其外祖有至戚,生七女,皆已嫁。中婿,夜梦与僚婿六人,以红绳连系,疑为不祥。会其妇翁殁,七婿皆赴吊。此人忆是噩梦,不敢与六人同眠食;偶或相聚,亦稍坐即避出。怪之,具述其故。皆疑其别有所,托是言也。夕,置酒邀共饮,而私键其外户,使不得遁。突宫火发,竟七人。乃悟此人无是梦则不避六人,不避六人则主人键户,户则七人未必尽。神特以一梦之,使无一得脱也。此不知是何夙因?同为此家之婿,同时而死,又不知是何夙因?七女同生于此家,同时而必非偶然矣。

引文中的盐山今属河北省盐山县。这一天,一位大户人家的主人死了,七个女婿同来吊孝,晚上置酒共饮。不料,酒后丧棚失火,七婿神智不清来不及疏散,同时葬身火海。纪晓岚说:同为此家之婿,同时而死,又不知是何夙因,七女同生于此家,同时而必非偶然矣。纪晓岚是在告诫人们,置办丧事应当从简,不必搭棚数日,燃灯焚香,易于不慎失火,而且出席亲家治丧活动的人更不应该喝得酩酊大醉,遇火之后,没有逃生意识和神智,以致发生七婿同死的悲剧,实在惨矣。

还有一则感人的故事,发生在山东省济南府。事发时间也是乾隆年间,是纪晓岚倡导孝道的典型案例。

乾隆甲辰,济南多火灾。四月,南门内西横街又火,自东而西,巷狭风猛,夹路皆烈焰。有张某者,草屋三在路北,火未及时,原可妻孥出;以有母筹所以移避,既势不可出,夫妇与子女四人,抱棺悲号,誓以身。时抚标参将方督军扑救,隐隐闻哭声,令标军升后巷屋寻声至所居,垂使出。张夫妇并呼曰:“母在此,安可弃也?”其子女亦呼曰:“父母父母,我不当父母乎?”亦不肯上。俄火及标军越屋避去,仅以身免。以为门并煨,遥望太息而已。乃火熄巡视,其屋岿然独存。盖回飙忽作,火转而北,绕其屋后,邻居质库,始复西也。非鬼神呵护,何以能然!

古时候,山东济南府多火灾。因为当时的住宅多为茅屋草舍,防火功能不佳,而且街巷狭窄,缺乏防火分隔。发生火灾时,极易蔓延扩大成灾。乾隆四十八年(1784年)四月,济南府南门内西横街发生大火,几乎整条街巷都被化为灰烬。当时负责救火的是济南府抚标督军,救火中,忽然听到路北张宅草屋内哭声连天,便上前令其快点撤离。原来这家主人的老母方才去世,刚把灵位入殓棺柩,火事突发,不知所措,全家人抱棺大哭。他的子女表示,宁愿与父母一齐殉葬,也不要离开。火势迅速而至,救火者越屋避之。等到救火作业快要结束时,督军猛然发现,张宅三间草屋幸存,全家人安然无恙,棺柩无损。原来是,火灾延至张宅之时,火突然转向,绕过房屋。从消防科学而言,火灾的蔓延趋势走向是受风位和风向所影响的,火转而北,绕其屋后,就是这个道理。引文中的质库,即当铺。当铺建筑的耐火功能是相当好的。在这场火灾中,当铺的存在,也与火转而北……始复西也大有关系。纪大人所说的鬼神呵护,多半是借助鬼神,力倡孝道。

 

一位正直英勇并拒色的男子

 

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着一个发生在河北省献县的故事,赞扬一位正直英勇并拒色的男子:

献县史某,其名,为人不拘小节,而落落有直气,视龌龊者如也。偶从博场归,见村民夫妇子母相抱。其邻人曰:“为欠豪家债,妇以偿。夫妇故相得,子又未离乳,当弃之去,故悲耳。”史问:“所欠几何?”曰:“三十金。”所几何?”曰:“五十金,与人为妾。”问:“可赎乎?”曰:“券甫成,金尚未付,何不可赎!”即出博场所得七十金授之,曰:“三十金偿债,四十金持以谋生,勿再也。”夫妇德史甚烹鸡留饮。酒酣,夫抱儿出,以目示妇意令荐枕以报。妇颔之,语稍。史正色曰:“史某半世为盗,半世为捕役,杀人曾不眨眼。若危急中污人妇女,则实不能为。”饮啖讫,掉臂径去,不更一言。半月后,所居村夜火。时秋获方毕,家家屋上屋下,柴草皆满,篱,斯须四面皆烈焰,度不能出,与妻子坐待死。恍惚闻屋上遥呼曰:“东岳有急,史某一家并除名。”然有声,后壁半。乃左妻,右抱子,一跃而出,若有翼之者。火熄后,计一村之中,死者九。邻里皆合掌曰:“昨尚窃笑汝痴,不意七十金乃赎三命。”余谓此事见佑于司命,捐金之功十之四,拒色之功十之六。

河北省河间府献县史家庄,有一位姓史的汉子,为人正直。有一天,史男从赌场回家,路上遇见一对年轻夫妇相抱婴儿哭。询问后得知,这家男主人欠下了笔债,所以把妻子卖给了债主。史男给了男子七十两银子,全盘托出。年轻夫妇感恩于史男,便将其请至家中,杀鸡备酒,留饮。男子还示意妻子陪史男共度一夜,荐枕以报,被史男严词拒绝。

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史家失火,当时正处于秋后时节,家家户户都在房屋上下堆满柴草。人们正在熟睡时,火烧连营,竟无退路,村中被火烧死者众多。史家屋前左右皆成火海,被烈焰包围,史与妻、儿只好坐待死。正在恍惚间,忽听天上遥呼东岳大帝有令,史男乃行善之家,当受神灵保佑。顿时,大地有声,史家后墙半外闪,而屋不塌,亮出一条通道,史男像长了翅膀似的,左手携妻,右手抱子,飞跃而出,安全撤离火场。

火后的第二天,村民们见到史男全家无恙,皆合掌致意:说感谢上天。纪晓岚说,行善乐施者,终会有好的报应。这就是纪晓岚大力倡导的精神世界。

 

奇女子柴报警

 

有盗劫一富室,攻楼门垂破。其党手,迫胁家众曰:“敢号呼者死!且大风,号呼亦不闻,死何益!”皆不出声。一灶年十五六,睡厨下,乃密持火种,黑暗中伏地蛇行,潜至后院,乘风纵火,其积柴。烟焰烛天,村惊起,数里内邻村亦救视。大众既集,火光下明如白昼,群盗格斗不能脱,竟首就擒。主人深感此,欲留为子妇。其子亦首肯,曰:“具此智略,必能作家,虽灶何害。”主人大喜,趣取衣饰,即是夜成礼。曰:“迟则讲尊卑,论良贱,是非不一,恐有变局矣。”亦奇女子哉!

这故事是说,一伙盗贼闯入富豪家中抢劫,家中众人被迫不敢出声。有一位十五六岁、睡在厨房的丫鬟偷偷地跑到后院,点燃柴报警。村里人看到后赶到富豪家中,邻村的也赶来,大家合力擒住了盗贼。

乾隆年间,建筑布局宽松,空旷之地较多,在这种情况下,柴报警之举是可行的。如今,城市建筑密集,耐火等级不同,倘不慎失火会蔓延成灾。因此,在现代社会中,不要效仿古人的做法,用现代报警方式报警为宜。

 

教育子女善待仆人和邻居

 

《纪晓岚的家书》中记载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北京珠市口一家大宅门里发生火灾,这个富户人家的主人均葬身火海。因为火场距纪晓岚的住处不太远,他顺便到火场调查火灾始末。原来这个失火的富贵之家,很有钱,雇有家丁和女佣。女主人很凶恶,经常打骂女佣人。女佣人年纪轻具有反抗精神。有一天,她在挨打受骂之后,趁着护院家丁不在,便走进垂花门,在院里放了一把火,把这家的男女主人全烧死了,随后,这位女佣人也投火自尽了。在她卧室里留下了她要求社会为她鸣不平的遗书。

这件事使纪晓岚很受震惊。他在同情这位女佣人的同时,还给他的家乡写了一封信,信上说的是上述火灾的经过。纪晓岚告诫妻室,一定要善待穷苦乡亲,善待仆人。中国旧社会千百年来,有一种丑恶现象,叫做为富不仁。纪晓岚则主张富人要善待穷人,这也是一种有和谐精神的乐施仁政的道德观吧。

 

    作者:上海消防网 发布时间:2014/11/04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