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消防文学
   我与消防的情缘

我与消防的情缘

柏万青/ 文 IC/

 

 

我的父亲曾担任上海火柴厂消防队队长。由于火柴厂属消防重点单位,因此父亲逢年过节从不回家,春节期间总是我们到厂里给他拜年。父亲就是在家的时候也是牵挂着厂里的安全,总是来去匆匆。记得一次傍晚,他刚回到久违的家中,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凭着职业的敏感,他准确地判断一定是厂里发生了火警。他二话没说,骑上自行车就走,情急忘了带钱,在过苏州河摆渡时,因无法交付一分钱的摆渡费而被船工阻挡在外。情急之下,他一边脱下身上的大衣作为抵押,一边向船工说明情况。最后船工被父亲的敬业精神所感动,免费让父亲上了船。父亲赶到厂就投入到火灾现场指挥灭火。由于抢救及时,没有造成巨大损失。父亲是个孤儿,从小受尽磨难。解放后过上了好日子,使他十分珍惜翻身后的美好生活。他把对共产党的深厚感情融化到工作之中。他爱厂如家,视事业如生命,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上了上海市劳动模范。他的消防意识十分强,从小就影响着我们。小时候父亲告诉我们:“家遭三偷不会穷,一场大火精光”,因此消防的重要性从小就铭刻在我脑海里。父亲平时两三天才回家一次,但每到家里首先要看看水缸里是否装满了水,当时我们家没有自来水,平时用水是用一只可装四担水的大水缸。父亲告诉我们家中水缸一定要装满水,万一遇到火灾有备无患。因此我们家兄弟姐妹从来不会为担水推诿偷懒,水缸一直是装得满满的。

 

我的母亲也是火柴厂的职工,因为经常参加工厂组织的消防演习,在一次突发事件中还真派上了用场。那是1980 年的春节,我的两个弟弟同时办婚礼。那个年代婚礼一般都是在自己家里办,请个厨师,借好锅、碗、瓢、盆、炉, 一派热闹景象。上午10 点许,厨师起油炸肉圆,可能炉火太旺,油锅突然起火,一下子窜得老高。那时我们家厨房是棚户区简易房,屋顶是用极易着火的油毡铺的,我们左邻右舍全部是棚户区, 万一着火后果不堪设想。望着窜得越来越高的火, 我们全部吓得惊慌失措, 眼看一场灾难在所难免, 一旁的母亲迅速拿了个大脸盆往着火的锅上一盖, 火瞬间扑灭。想不到目不识丁平时胆子极小的母亲关键时候遇事不慌沉着应战,大家缓过神来, 齐声高喊着:“妈妈! 你真了不起。”妈妈不慌不忙地告诉我们幸亏厂里经常组织职工消防演习。此事至今令我们难以忘怀。

 

水火无情,讲的就是消防安全的重要性。消防安全是每个家庭的头等大事。因此我每次参加人代会都会为消防安全书写书面意见。去年的人代会上,我就与其他几位代表提出禁放烟花爆竹的书面意见,媒体还刊登了。消防安全需要全体市民参与监管。去年春节前一位市民向我反映,他们小区门口有不法商家在非法销售烟花爆竹。我立即向有关部门反映,谁知这个不法商家与执法人员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专门在执法队下班后和夜晚摆摊出售。我就让这位居民义务监督,发现问题及时跟我汇报。在我们不懈的追踪下,终于取缔了这个非法销售烟花爆竹的窝点。今年人代会期间我们又提出春节期间禁放烟火爆竹的意见,随着市民消防安全意识的加强,今年燃放烟花爆竹比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除夕夜我与静安区的安全志愿者在南京西路巡逻,分别巡访了近60 户家庭,没有一个表示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他们的回答令我很感动,“禁放烟花爆竹不但是政府的事,也是我们居民自己的事,一是为了清洁我们的空气。二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燃放烟花爆竹如果殃及邻居,还会影响邻里关系”。可见消防意识越来越深入人心。

 

    作者:上海消防网 发布时间:2015/03/31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