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消防文学
   铁军柔情

铁军柔情

——记上海市松江区公安消防支队港中队

 

王迎高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

 

 

港镇是松江浦南地区三镇的中心,是上海西南重要的交通枢纽,被列为上海市“三农”工作综合试点区,素有“鱼米之乡”之称。

二月的雨天带着冷颤的风,而坐落在港镇西北的消防中队训练场却热火朝天。

这些穿着迷彩服的卫士,时而登高,时而从天而降,时而冲进烟热模拟室,时而将水枪射出绳状、柱状、泡沫和漫天飞雪。

他们是一群扛着新使命的人,一群“招之能战,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人。

走进中队的大厅,“精气神”三个大字直映眼帘,似乎在这笔墨的旁边是每一位战士“铁心向党、铁胆攻坚、铁血为民”的真实写照。

 

与火打交道的人,心总是热的

 

消防中队的领导们想帮当地百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正好,边彦军指导员得知港镇老年书法研习班想要扩大规模却苦于没有场地,于是他主动到书法家李策龙老先生家登门拜访,为学员提供学习的地方。

这样,中队每星期六让出了三楼的多功能厅,书法学员们却可以在空调的徐徐呵护中挥毫尽兴和点画意到。

这样,战士们也被祖国的汉字文化所熏陶,所感染,所吸引。

战士从中学到了指实掌虚、五指齐力、润峭相同、疏密得宜、虚实相生、全章贯气和款识字古款今,字大款小,宁高勿低。

老百姓和战士们成了知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师生和忘年交。

这样,战士们自觉成立了一个维修队,专门为附近邻里解决家常的尺短寸长和疑难病症。

难怪书法组的成员都说:有急难险事找消防战士。

边指导员也深有感触地说:为民做一点小事,得到却那么多。

 

与水相通的人,泉眼总是涌着情

 

水,可行舟,也可掂量一份有求必应和急人所急。

水,是柔软的,可又是有深度,有速度,有硬度,有温度的。

军与民的关系是一衣带水,水到渠成、血溶于水和水乳交融。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凌晨,受金山区掘石港水域污染影响,港镇自来水厂及河东分厂停止供水。

全镇八个自然村,一个居委会,一个工业园区及敬老院、医院约三万人陷入生活用水困难。

用水告急就是战斗,就是为生命输送血液,就是用“及时水”缓解居民的燃眉之急和工厂脉搏的正常运作。

消防中队在上级统一指挥下,十四辆消防车昼夜兼程,他们在三天时间里送水二百八十二次,总水量一千二百五十八吨。

战士心里明白,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政府行为、国家行为。

他们视灾情为命令,主动请缨,连续几十个小时不休息,沉着应对,圆满完成了此次应急救援任务。

谁说水火不兼容。

车车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的水啊,流入湿润的人心,流入光阴的肺腑。

车车白水鉴心,十万火急跑在路上。车车一往情深,一汪清水从令如流。

车车上善若水以火的名义,水火不辞、照映雪和远水也要救近渴。

车车装着陪伴,融入滋养的鱼水相欢和涓滴成河的水啊,流入千家灶台,流出万家灯火和笑脸花开。

 

水火相济,盐梅相成

 

水与火是一对矛盾,我们的消防官兵却在饮水辨源中遇水叠桥,以火暖心。

六月,一年一度的高考如期所至,千万学子怀着梦想和亲人的期盼进入考场。

港消防中队的官兵们却在这几天表现得格外在意,他们每天都在唠叨关于高考的新闻和题目。

因为在那浩浩荡荡的考生队伍中有一个叫丁铖的男孩,一个虽然不是每天和武警战士生活在一起,却时时被武警战士挂在心上的男孩。

十二年前,这个男孩由于母亲长期生病医治无效去世,父亲又无固定工作,家里无力供养他上学,面临辍学困境,消防子弟兵们和丁铖结成“一对一”帮困助学对子。

从此,一个少年就成了中队官兵大家庭中的一员,成了唇齿、手足、衣袖、碗筷和朝夕相处的弟弟。

从此,每天中队的饭桌多了一份丰盛的午餐,多了一份等待、希望和热。

从此,官兵们开始省吃俭用,战士们轮流负责每天接送小丁上下学(一直到六年级),文化程度高的士兵还专门给小丁辅导功课。

从此,丁铖有了每学期的学费、学习用品、交通工具和来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温暖和关怀。

十二年,四千三百八十个日日夜夜,中队的领导换了五任,对小丁的爱心接力从未间断。

十二年,十二个酷暑和严冬让一棵幼苗长成坚强、健全、懂事、勤奋好学、出类拔萃和栋梁之才。

当得知丁铖以五百一十八分的优异成绩被华东理工大学录取后,消防中队内一片欢呼和喜悦。

他们开心,因为过往的所有付出,所有的耕耘是那么值得,那么美好,那么千真万确。

其实,人世间就这么神奇,一位互不相识的学子,就这样在爱心行动中成了大家的不解之缘,成了阳光下的学有所成。

其实,很多的事,不是一定要求回报。

水,流向干枯,扑向火焰,只是为了报答大地的返哺之恩。

火,七窍冒烟,烧燃舌锋,只是想让传统的善良、美德薪尽火传和烈焰见真金。

 

鱼水情浓,渊停岳峙

 

一条鱼,在水里才有鲜蹦活跳、鱼水相欢、水到鱼行。

一粒盐,有温度才会融化,才会给平淡带去味道和浓度。

每年四月五日是消防港中队官兵一条鱼和一粒盐的日子。

这一天雷打不动,风雨无阻,不管有多忙,多累,他们都要挤出时间。

这一天,他们扛着扫帚和拖把来到港敬老院,像一条鱼一样游遍院内的每一个死角,抹布所到之处,窗明几净。

像一粒盐一样渗透院内的每一处过道,扫把贴地之处,照得出人影。

这一天,他们和孤寡老人坐在一起聊天、拉家常、说着悄悄话。

这一天,他们帮不能自理的老人翻身、晒被、推着轮椅在草地上听听鸟鸣,吹吹自由的风。

一声声问候传递着朴素、真挚、亲人的情感和胜似子女的暖。

这一天,老人们的笑声里充满了童趣的快乐和无猜的幸福。

是的,王祥卧冰已经铭刻在消防官兵的记忆里。

知恩图报已经在子弟兵的血管里流成春风沂水和羊知跪乳。

 

兵妈与军儿

 

在一条河里,两滴水总有流在一起的机会,但概率很低,很低。

在一座城镇,两个不搭嘎的人相互照面,并成为母子更少,更少。

港消防中队就有这样的奇遇位移,就有这样的巧合舞蹈与心灵感应。

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因为橄榄绿结成了对子,结成了慈母和军儿的平仄关系,结成了可以倾诉心里话的四声节奏,结成了互帮互学和“两岸晓烟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的映衬韵律。

兵妈:张玉妹,一九五二年生于上海,一九七六年响应国家号召奔赴西南边疆云南建设兵团,长期从事文艺工作,二零零三年退休回港定居。

军儿:唐森良,一九九零年出生于浙江德清,二零零八年参军入伍,被分配到港消防中队。

从这一天起,母亲,时时给儿子带去书籍、日常用品,带去语重的谆谆教导和耳轻的“日照花如锦,风吹柳似长”。

从这一天起,做儿子的把母亲的生日和应该小辈做的事情,记在心上,付诸行动。

五年的军旅生涯中,毛头小伙锻炼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个能文能武的铁军战士。

五年的对子走动里,张玉妹活得开心、称心、满心,她把小唐当做自己的亲身儿子。

是不,一个人多了一份关心人的义务,更能焕发青春的光彩和岁月的磁场。

是不,一个人多了一份被关心的份额,温暖的平方被一支结对的蜡烛点燃。

 

 

后记:这里只是消防港中队爱民、系民、助民“的几个生活片段,其实在普及消防安全工作中,许许多多的点点滴滴不是用笔墨能够记录的,他们的言传身教,他们的认真精准,他们的应急处理方式,他们的时间概念都可以写成一本,书成一章,说成一页。

 

    作者:上海消防网 发布时间:2015/07/08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