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消防史话
   上海消防博物馆中陈列着我国最早的进口消防设备“洋水龙”,它的身后的救火社团则是我国近代影响力很大的民间慈善机构,感受它们之间的故事,体味历史独特的韵味

上海消防博物馆中陈列着我国最早的进口消防设备“洋水龙”,它的身后的救火社团则是我国近代影响力很大的民间慈善机构,感受它们之间的故事,体味历史独特的韵味。

 

“洋水龙”与果育堂

 

 

160多年前某个冬夜,上海老城厢民宅起火。巡夜至此更夫见到后,立刻敲响锣声。片刻间“快来人呀!不好了,XX户起火了”的喊声响彻在整个街巷。几分钟内,几十名壮汉从各自家中飞奔而出,他们头戴斗笠,跑进街面一间“善堂”的堂屋内,并从中取出一堆水桶、火钩等工具飞奔至起火人家,另几名壮汉则抬出了一只 “洋水龙”。准备就绪后,许多人跑步到附近水井或河沟挑水,轮流向“洋水龙”里倒水,而“洋水龙”上方一丈多长的木杆在左右各两名壮汉揿动下,其喷水嘴喷出了超过十丈水柱,通过人为控制,民宅房子火舌顿时被压了下去,不一会儿被扑灭了。这些壮汉们是这家善堂的义务救火队员,他们来自社会各行各业,一旦善堂辖区某处着火,他们有义务去灭火。

 

“洋水龙”之前尘往事

 

以上真实场景,发生在160年前的上海老城厢。上海消防博物馆展厅第一展区陈列着“洋水龙”的同类,它身后一副老照片上一群头戴斗笠,手持各类灭火工具的救火队员围在一只“洋水龙”身旁,其中一名队员手持一面旗帜,上面写有“果育堂头号洋龙”。

上海消防博物馆陈列的“洋水龙”的学名叫做木制双筒人力泵或手压消防唧筒,早在清顺治年间,上海县绅士唐某已从日本购得一台,到清同治年间上海城厢内外的济善堂、厚任堂果育堂等多家慈善机构先后装备了此类“洋水龙”。其外壳为椭圆形木桶,在木桶内安装着一左右的锡制唧筒,唧筒的活塞外接长约一丈多的木杆,救火时需要四到六人揿动木杆带动唧筒中活塞,在左右唧筒活塞交替压力下,水从正中喷水管中射出,射程在十丈以上。以如此威力扑救160年前起火的上海低矮老民居,其扑救效果远远超过了原先官府或民间使用的水桶、水担、水铳、火钩等简易灭火器械。

“洋水龙”灭火时,需要几个人抬到火场,为保障其灭火中断水,需要另一群人不停为之“服务”,而且十多人跑步去附近井里或河里挑水,并向其内灌水,费时且费力,四到六人揿动木杆去保持活塞出水压力,使用过程很不方便。后来为了方便使用,个别善堂将其放在马车上,使用时候由马拉进入火场,这样反而增加了使用成本,但“洋水龙”灭火效果远远超过当时官府简单的“灭火器械”。而同一时期,上海租界火政处装备了比上海民间善堂更为先进的装有金属轮可拖行的全金属“洋水龙”,其学名叫金属双筒人力泵或复式手腕唧筒,此设备取消了套在外面的木制蓄水桶,使用橡皮管子向从外面吸水,再由两边人揿动金属杆内活塞压出水来灭火。

这台“洋水龙”,究竟哪一家善堂使用过,至今已无从可考。望着它和背后的老照片,想到它可能被包括果育堂在内的许多善堂的救火社团使用过,笔者已感到不虚此行了。

 

我国最早的义务消防队

 

我国最早的民间义务“消防队”,在慈善组织中产生。明末我国江南地区出现过最早的民间慈善组织,多年来数量极少,没有形成规模。他们大量出现是在近代,特别是太平天国战乱后的江南地区。当时长三角地区江、浙两省流民极多,而上海地区的流民暴增,他们纷纷在搭建了简易房子,这是旧上海棚户区的由来。棚户区民房结构简单,极易失火,根本没有任何防火安全措施。而且是一家失火,殃及周围一大片。

上海开埠后,上海工商业在在全国城市中渐渐发达,地区经济、文化与外来资本主义接轨带动了城市的繁华。这个时期上海城市发展加快,各阶层人口随之增多,与此相伴的是火灾较以往增多损失增大。这时一些开明士绅带头捐助创办的民间慈善机构,开始发挥重要作用。他们或捐资助学,或救济生活无着的百姓,或掩埋路尸,为那时的上海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它们多数以“堂”来命名,除了帮扶老幼、救死扶伤外,并负责一定范围的救火,以服务善堂附近居民和商铺。

当时官府在灭火中办事不利,不少绅商和居民就纷纷“集资”于民间慈善机构,期望他们救火保护家园。而果育堂和不少民间慈善机构中都装备有“洋水龙”、水桶、水担、梯子等救火器械,还划定了救火范围,有些类似今天消防中队所属辖区。在上海老城厢里,善堂“辖区”之外,一些商家店铺集中的地段,士绅们筹资成立了其他救火社团。这些救火社团除了救火外,还担任着警戒防盗任务。

多年来,上海老城厢内外,每到夜间,替官府和社团办事的更夫们,行走于大街小巷,一边敲梆击锣以传递时间信息,一边高喊“夜深人静,小心火烛!”等警示语。如果发现火灾,本文开头的一幕就出现了。他们以锣声向“堂内”值班的人报告火情,值班人听到锣声会马上准备器械,而家在附件义务救火队员们赶来拿出器具去救火。

 

“义浆仁粟”与果育堂救火社团

 

笔者翻看上海旧版地图,位于河南南路与复兴东路之间找到一条今天仅有一点点残留的小街——果育堂街。清咸丰年间,上海人开明士绅们集资在庄家街(复兴东路处)创办了义务小学(义塾),吸收流浪儿童入学。后来经过上海县衙准许,这个义务小校建在原名“袁公祠”的空地上,并取名字“果育堂”,它出处是《易经》中“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之句。后来随着果育堂规模扩大,特别是到了清同治年间,其周边流民增多,于是开始救助困难百姓,负责为周围商铺和居民家灭火、防盗。

在近代,果育堂是人们熟知的上海著名民间慈善机构,到后来由于救火成绩突出,干脆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过硬的救火队,人们对它的期待,就像今天人们对自己居住社区附近某个消防队一样期待。单就扑灭居民火灾而言,果育堂的救火队成绩远超过官府。一次次灭火成功,让上海老城厢居民们,从心里肯定了包括果育堂在内的民间慈善机构能力。众所周知,慈善机构是光花钱不赚钱的,它的运作需要一定数额的资金支持。果育堂是当时上海老城厢内名气较大的一家民间公益性慈善机构,它的运作由士绅们捐助,百姓参与,就是所谓的“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大家在其中一起受益。

在当时上海不少士绅都为果育堂捐助过,很多百姓都为其义务服务过。为了更好的运作和资金不被滥用,果育堂其内部运行有着严格的制度和董事会监督机制,与今天世界许多合资大型企业运作方法类似。救火只是它众多职能中的一项,作为民间慈善机构,它主要以救死扶伤、扶危济困为主,更多社会底层人因它而活的更有尊严,更有意义。

果育堂这家民间慈善机构的名气之大,可从流传至今的成语“义浆仁粟”中看出。该成语出自于清代冯桂芬《上海果育堂记》中的“易缠头之金,义浆仁粟不矣……”。其含义就是,不求任何回报,完全无条件施舍给贫民的食物。

但是由于资金和其它多方面原因,多年来果育堂最先进的消防装备只有“洋水龙”或租界退役下来的全金属“洋水龙”。与此同时,在上海洋租界内蒸汽泵救火车、内燃机救火车等国际先进消防器械先后进入了,当我国境内第一家自来水厂“上海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投入运营后,上海多条街道上安装了消火栓,发生火情居民邻里间互相照应,几家人或巡夜更夫等,直接从上接装管子就可以灭火了。从此以后,果育堂和很多善堂的“洋水龙”、全金属“洋水龙”等器械,终于从上海消防舞台“退役”,但仍有极个别“洋水龙”在缺乏消火栓的地方或距离河道、水塘近的地段发挥作用,直到上世纪40年代初,才彻底退出了上海消防历史。到1923年,果育堂完成了历史使命,与其他四家民间慈善社团一起并人了上海联合救火会西区救火会,开始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来源:《上海消防》杂志 作者:葛钢)

 

    作者:上海消防网 发布时间:2013/06/03 打印 | 【关闭